內容字號: 默認 大號超大號

段落設置: 段首縮進取消段首縮進

字體設置:切換到微軟雅黑切換到宋體

怒斥《紐約時報》叛國!特朗普與傳統媒體為何老是橫眉冷目?

2019-06-18 17:07 出處:未知 人氣: 評論(

怒斥《紐約時報》叛國!特朗普與傳統媒體為何老是橫眉冷目?

這兩天,美國總統特朗普又和傳統媒體杠上了。針對《紐約時報》關于“美國加大對俄羅斯收集攻擊力度”的報道,他發推特否定并怒斥,“這是真正的叛國惡行為”。而《紐約時報》則回嗆道,“指責媒體叛國事傷害的。”

總統與媒體之間橫眉冷目在美國并不稀有,杰斐遜曾經直言“不能再信賴報紙上的話”,尼克松亦曾指責“媒體是仇人”。似乎每逢重大戰略轉型期,出格是選戰當口,總統與媒體必成冤家。特朗普與主傳播統媒體之間的猛烈沖突,更是凸顯了當下美國戰略轉型所激發的海內政治生態之雜亂。

怒斥《紐約時報》叛國!特朗普與傳統媒體為何老是橫眉冷目?

特朗普對美國舉行的亙古未有的民粹主義“改造”,使美國陷入了表里交亂的場面。在海內,美國社會階級破裂加劇。特朗普的“票倉”選民凡是對內敵視社會精英,對外仇視以中國為代表的新興經濟體,將小我私家的悲涼際遇歸結于他人或他國的打劫和入侵。特朗普團隊則操縱這些人怨天恨地的情緒,一再出臺“美國優先”政策,撩撥選民“不受精英束縛”“不按法則出牌”的神經,為蟬聯締造前提。由此,美國破裂出“守法則方”和“反法則方”兩大群體,前者凡是對特朗普“打臉”,后者則樂于為特朗普“撐腰”。

當前,美國在國際上正陷入空前伶仃。一方面,特朗普視中國為周全性、戰略性競爭敵手,操縱商業戰等方式與中國“脫鉤”,試圖將美國傳統的“打仗+停止”調解為純真的“停止”。但另一方面,特朗普又與傳統盟友齟齬頻發,要求歐洲分管防務開支,支撐英國脫歐,指責德國商業政策,任由民粹主義在其盟友陣營中肆虐。并且特朗普一改之前美國對俄政策傾向,掉臂大西洋盟友的阻擋,以及海內精英的質疑,與普京“秋波”頻繁。這些表里作為無疑都加劇著特朗普當局的岌岌可危。

怒斥《紐約時報》叛國!特朗普與傳統媒體為何老是橫眉冷目?

精英不附,盟友離心,美國政治生態中各種傳統“免疫體系”遭到粉碎,哪怕一次力度不大的“感冒傷風”便能使之頑疾纏身,而作為總統的特朗普只能自食其果。僅就此次《紐約時報》報道而言,個中確有疑點,個體官員透漏的美國對俄收集攻擊缺乏直接證據和體系描述。但事實上,《紐約時報》的報道真假與否此刻已經不緊張了,緊張的是它本應作為“一家之言”安靜存在,竟然激發了美國當局領袖的猛烈還擊。些許微弱的“傷風病毒”竟能直達“政治心臟”,當下美國政治生態之懦弱可見一斑。更緊張的是,總統與傳統媒體很有可能陷入“為了揭破而揭破”“為了阻擋而阻擋”的“黨爭”模式,并漸成常態。

必需認清,特朗普的舉動才是這種惡性互動的“第一因”。所謂“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一個清者自清的總統無須對多樣化的社會輿論上綱上線。《紐約時報》到底是“叛國”照舊“叛總統”,大概人們心中都有本身的評判標尺,但作為一國總統,顯然不該該是這種令人發指的架勢。而事實上,這種堅持還將繼續激化美國既有的社會抵牾。

(作者張一飛,系中國社會科學院美國研究所助理研究員)

*本文由樹木打算支撐,長安調查出品,首發在本日頭條平臺。

分享給小伙伴們:
本文標簽: 美國, 紐約時報, 叛國, 媒體, 怒斥

更多文章

相關文章

Copyright by 2002-2019 遼電情報網 版權所有

加拿大快乐8什么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