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字號: 默認 大號 超大號

段落設置: 段首縮進 取消段首縮進

字體設置: 切換到微軟雅黑 切換到宋體

真正的旅行家和她停不下來的旅行

2019年08月18日 12:34 出處:未知 人氣: 評論()
{start}366681{end}
能在國內見到沈玉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在“離家出走”的三年里,大部分朋友只能通過朋友圈來掌握她的行動軌跡——
“第28站,陣雨里來暴雨里走的峴港!雖然每天都是落湯雞,但是遇到了有趣又好的人!”, “第114站,土耳其布爾薩(Bura)第一次真正當了沙發客!沙發主很聰明,自學了幾門外語說的都很好”; “第160站,你所不了解的尖竹汶(Chanthaburi)是泰國的水果之鄉!”……
沈玉用了近3年的時間,行走了22個國家160多個城市。為了節約經費,她在外面不買電話卡,也不用網絡導航。在這個被社交媒體所“裹挾”的時代,是一種不可想象的境界。
有人覺得瘋狂,有人羨慕她的勇敢。途中遇到過危險,也遇到過好心人的鼓勵,然而她心里明白:從啟航的那一天開始,這就是一趟停不下來的旅行。

30歲“低欲望”宅女的決定
飯桌上的沈玉很是健談,語速極快,說到激動時候會停下來喘幾口氣,可能好久沒有跟人說過這么多話了。雖然曬得有點黑,瘦瘦小小,但精神氣很好。她點了一碗紅油拉面,對著服務員說:“我要重辣!一定要重辣!我能吃!”
跑了這么多地方,什么樣的環境都能習慣,唯獨在吃上面,土生土長的中國舌頭有自己的“倔強”。
“現在的人都喜歡去網紅餐廳打卡,這我能夠理解。為什么要打卡?因為時間太有限了,不可能一家一家的餐廳去嘗。但有一句話要相信,民眾吃的東西才是真正的美食,每個國家的路邊攤才能夠代表這個國家的味道”。
第一次在印度吃路邊攤,鼓足了好大的勇氣,但幸好后來啥事沒發生。(以下圖片皆由沈玉提供)
沈玉對很多問題都有自己獨到的見解,愛恨分明,對看不慣的事情很容易激動,說到感觸良多的地方也會哽咽。但她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喜歡過自己的狀態。
“你要在早幾年的時候認識我,我根本不會愿意跟你見面的,因為我不知道要跟你講什么,我沒有生活經歷,那時的我特別無趣。”沈玉說。
2015年,沈玉還在北京的一家廣告公司上班。雖然是個不到十人的小公司,但工作的環境很舒服,沒有“杜拉拉升職記里”的勾心斗角。
“我的工資是OK的,可以生存,而且我也沒有買名牌包包或衣服的欲望,每天的生活三點一線,白天上班晚上追劇,沒有戀愛”。
用當下社會學里一個時髦的詞,30歲的沈玉似乎正在進入一個叫做“低欲望”的狀態:生存在物欲橫流的一線城市中,年輕人控制自己的欲望,放下更高的向往,躲在自己的世界里。
但幸好,她還有一個埋藏了很久的念想。“我很小的時候就特別喜歡出去看看,想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樣。那時候對旅行沒有概念,但一直埋藏著這樣的想法,2015年的時候,突然發現我都快30歲了!”
成長的節點并不一定與年齡有關,但每個人生命中在特定年齡,無一例外都會發生一些決定性的轉折點。
“老板說你別去那么久,我給你三個月的假期,出去休息三個月,我說不,我就要玩一年,我就要辭職 。”
“我不怕回來之后找不到工作,但凡上過班的人都知道,只要你有經驗怎么會找不到工作?無非是新的工作可能拿不到現在那么高的工資,但我覺得這都很容易克服的一個東西,因為我對錢并沒有那么多執念”。
2016年夏天,沈玉給自己拍了幾張照作為出發前的留念。照片里的她畫著淡淡的妝,臉龐還有點可愛的嬰兒肥,但眼神很堅定。
旅行開始前,沈玉給自己拍了幾張照作為紀念
窮游女生的生存技能
做出決定是很瞬間的事,但沈玉用了一年的時間來做準備。她查閱了很多的游記和攻略,在網上比對各種徒步裝備,做預算做路線,她在豆瓣日記里寫道:“戒掉以前的生活習慣,換一種方式生活”。
“以前出去旅行我也是拖一個大皮箱,從來沒有背包過,也沒有做過長時間徒步的計劃。于是我給自己做了些心理建設,比如路上會遇到什么情況,自己要怎么做,怎么解決之類。還去學打了泰拳,巴西柔術等”。
出發前突擊練習了四個月的泰拳。
臨行前,她給自己的預算是60000元人民幣,每月花5000元。因為走的時間比較長,每個國家都買電話卡的話,也是一個很大的開銷,所以沈玉逼著自己不去用電話卡,出門使用的是離線地圖。又因為經常坐沒有免費行李額的廉價航空,所以出行裝備很簡單,一個登山包、一個小的雙肩包,外加一個單反。
2016年8月,她從安徽老家出發。
隨著“窮游”文化的普及,對于“窮游客”的省錢方式,網上也出現了著許多爭議的聲音,其中涉及到“女性”又多了一些復雜的意味。
“一路以來,我都很注意自己的安全問題。出門不穿暴露的衣服,不隨便跟陌生人走,比方說途搭,因為一些不好的現象發生,很多人對此都有誤解。我的徒搭方式是一定要找一個男性伙伴陪同,即便只能找到女伴,也不要一個人。”
“我給自己定的規矩是,如果是一些安全系數較低的城市,晚上8點之后就不出門了,我也不喝酒,不抽煙,不去酒吧。這幾年沒有遇到過危險,離不開自我保護的意識。因為你不能因為個人的目的而影響整個窮游的群體”。
出行時的裝備,在印度研究地鐵線路
自我保護意識的形成離不開個人的生活習慣,當然也來自一些經驗教訓。沈玉在斯里蘭卡的遭遇,讓她扔掉了行李箱里唯一的一條牛仔短褲。
“在斯里蘭卡的時候,與我結伴同行的是一個在德國留學的中國女生,因為天氣太熱了,她穿了條裙子,我也換上了牛仔短褲。斯里蘭卡很小,但它的交通很不發達,當地人出行主要靠公共汽車,那天我們計劃前往一個海邊城市”。
“可能相對于當地人來說,我們倆穿的的確比較暴露。但打從我們上車那一刻起,車上一個斯里蘭卡男人就一直盯著我們白花花的大腿看。察覺到異樣后,我們倆調整了座位,我用背包擋住了腿。但那個男仍然目不轉睛地看,并且旁若無人作出下流的動作。下了車,我很生氣地把牛仔褲給換了,從此以后再也不穿”。
經過了斯里蘭卡公交車事件后,這條牛仔短褲就被沈玉扔了,沈玉再也沒穿過短褲出門。
然而,這樣的事情并沒有結束。到了海邊城市,中國女留學生性格比較開放,換上了泳衣,在海邊戲水,沈玉在海灘的另一邊拍照。這時遠處走來倆個斯里蘭卡男人,他們走到女孩身邊,對她說了些什么。等沈玉再注意時,女孩已經跟著斯里蘭卡人往遠處走了。
“我一看不對勁,立刻跑過去拉住她說:‘你看,那邊人也沒有,到處是礁石,你穿這么暴露,要是出了什么事跑都跑不掉’。女孩覺得也不對勁,立刻也表示不去了。但那兩個斯里蘭卡男人仍然不依不饒,說:‘跟我們走吧,那邊風景更好看’,語氣里流露出一絲強迫的味道。我連忙拉著女伴快速往回走,因為走的太快腳都被礁石劃破了,但心里很害怕,只想快點離開。”
在斯里蘭卡,老外都喜歡這樣坐火車看風景
別人眼里“跑偏”的人生
像沈玉一樣,年齡在30到35歲的年輕人多多少少都很焦慮,沒錢的想要掙錢,有點錢的覺得還不夠。不管是物質上或者是精神上,大家在這個年紀,都有自己的焦慮,都想找一個方式去滿足。
“買房買車、結婚生子,這些東西都不在我的人生規劃里。可以說我是一個活得很自私的人。”
沈玉最在乎的是能不能做自己喜歡的事,而她發自內心地熱愛旅行這件事。在路上,她也遇到過許多與自己相似的人,不過有的人走的時間長了也會疲勞,不想走了,想家了。
“我是個超級不戀家的人,所以我媽就很生氣,動不動就打電話,因為我從來不會主動打給家里”,沈玉說。
母親隔三差五地打來電話,責備女兒真是翅膀硬了,人家的女兒都是爸媽的小棉襖,會跟父母撒嬌,沈玉打斷母親的話,說:“媽,從小到大我就不是家里的乖寶寶,我現在都30多歲了,你覺得可能嗎?”
暴曬中忘記涂了防曬霜,爬上了椰子樹
有一次沈玉正在印度旅行,母親又打了個電話過來。電話里,母親說:“你回來吧,我給你找了個相親對象”。
“我非常生氣,瞬間把手機摔了。從我去北京工作到現在,大概8年了,我媽已經打了無數個電話,催我結婚生孩子。那次吵的很厲害,六個月沒講過話”,沈玉說。
成長于安徽一個小縣城里,沈玉還有個哥哥,父母對她是放養的狀態,人生中所有的重大決定,如去考哪里的學校,做什么工作等,全部是自己拿的主意。沈玉也想按照自己的想法走人生這條路。
“我始終相信那句話,這一輩子是你自己的,如果自己過得不開心,干嘛要過這一輩子?”
于是,面對大齡單身女青年躲不過去的困擾,急脾氣的沈玉耐著性子,心平氣和地與父母進行深談。“我一直問我媽,先不談結不結婚這件事情,你希望我怎樣?我媽說我需要你健康快樂,我說我現在不健康,不快樂嗎?我沒有談戀愛,沒有結婚生孩子,但是我非常的開心,比任何結了婚生孩子的人更開心!看看周邊的人有多少人是在過自己想要過生活?然后我媽回答說:行。 ”
六個月后,母親卷土重來,繼續催婚。
“我并不責怪我的父母,也明白他們為什么不理解。但我唯一希望的是他們能夠換一個角度,哪怕這個角度真的很難感同身受,哪怕只有1%的可能性,都希望試著來理解我”。
對于沈玉來說,可能親人的理解會來得有些遲,但人生路上總是會出現閃光的溫暖。
沈家隔壁住著一個70多歲的老太太,因為嚴重的風濕,常年只能坐在輪椅上度日。老太太是個有學問的人,年輕時讀過很多書,可惜在那個年代,學問并沒有給改變她的人生。她嫁來了在這個小地方,一呆就是一輩子。
沈玉喜歡把旅行中遇到的故事講給老太太聽,老太太雖然沒有去過,但都聽得津津有味。
老太太對沈玉說,等她的腿好了可以走了,就讓沈玉帶她出去看看,以前年輕的時候她也想出去玩,只不過當時社會條件不允許。沈玉有些哽咽,她知道這是一個很難實現的愿望。
“人老了,條件都有了,但身體不允許了”。
停不下的旅行
30歲決定出發時,計劃是旅行一年,然而沈玉已經走了3年。但是去年10月,沈玉原先計劃的6萬塊預算已經花完了。
“其實那個時候我已經決定結束旅行了,想說重新回北京找工作,好好上班吧,但可能不想再做廣告了,想去做旅游方面的東西。?
于是沈玉回到了家,過完年之后又上北京。“我真的是已經打算安安穩穩地去過正常的生活”,她說。
然而,在北京的時候,沈玉見了一個在新疆認識的驢友。“他以為我還在旅行,完全沒想到我是回北京找工作。他說你都30多歲了,還要給人打工?”
“我是一個沒有生意頭腦的人,從來沒想過要自己創業,也一直覺得自己沒什么技能。當時也不知道哪里不對,他說了那句話之后,我愣住了。我說沒考慮過這個問題。他緊接說,你玩了那么多地方,可以去開個民宿啊”。
當天晚上沈玉便決定不在北京待了,她開始連續地失眠,睡不著就起來查資料,開始思考能不能在東南亞去開個民宿。
“我知道三年下來,我整個人的狀態已經不一樣了,包括我的性格、價值觀和待人處事的方式,都跟以前完全不一樣了。這也是為什么我停不下來,為什么我不能回歸到從前辦公室的生活,已經回不過去了。”
在緬甸的街頭,看到了住在簡易塑料棚里的窮人,她發自內心地感受到要珍惜每一頓糧食,在印度恒河,看到動物在那里洗澡尿尿,人在旁邊刷牙洗臉或者參拜,即便無法理解,她也學會了尊重。
沈玉旅行的初衷是要給自己的人生放一個假,但三年的旅行里,去過的每一個地方,遇到的每一個人,都讓她從心靈上得到收獲。旅行影響著她,也塑造著她。
沈玉與美國驢友、土耳其的沙發主和他女朋友在一起
因此即便最初很排斥在路上掙錢這件事,但到后來每天都花著積蓄,沒有錢入賬的時候,心里也開始發慌。于是,沈玉開始思考如何賺錢,而賺錢的目的就是讓旅行繼續下去。她開始計劃在旅途中幫人拍照或者做地陪。
“一些小伙伴看到后,也會幫襯我一下,光顧下我的生意,我在心里真的很感激他們”,沈玉說。
在斯里蘭卡山頂做俯臥撐
“很多人發私信跟我說羨慕我的生活,我現在會說,其實我比你們任何人都害怕,比你們任何人都緊張,但是我還是要過自己的生活,這是我選擇的,我不后悔。我也跟很多人說,不要輕易嘗試我這條路,有的人真的不合適,堅持不下來”。

更多文章

相關文章

?

Copyright by 2002-2019 遼電情報網 版權所有

加拿大快乐8什么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