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字號: 默認 大號 超大號

段落設置: 段首縮進 取消段首縮進

字體設置: 切換到微軟雅黑 切換到宋體

戶籍人口增長迅速突破700萬 南京如何留住人?

2019年08月20日 21:05 出處:未知 人氣: 評論()
{start}459761{end}

  原標題:戶籍人口增長迅速突破700萬,南京這座古城如何留住人?

  每天深夜12點,來自安徽阜陽的徐乃紅開著面包車從南京珠江路趕到20公里外的天印山市場去兌菜,三四個小時后再趕回城東的蘭園菜場,在他碼菜的忙碌中,城市迎來第一縷晨曦。

  在南京軟件谷人才公寓,來自寧夏吳忠的閆佳偉不是在宿舍利用遠程系統工作就是自學Javascript,他房間的燈光經常亮到子夜,在他敲打代碼的鍵盤聲中,城市告別一天中那最后的星光。

  正是無數普通人奮斗不懈,才有城市浩蕩前行。

  今年3月,南京積分落戶新政實施,大幅降低落戶門檻,截至7月19日,共受理5043人申請、4049人隨遷申請,合計擬落戶9092人,比前兩年積分落戶總量還多一成。

  推進戶籍改革,為包括普通勞動者在內的不同群體開辟落戶通道,為南京城市人口增長輸入強勁動能。截至今年6月底,南京戶籍人口已逾703萬,繼蘇州之后成為全省第二個戶籍人口突破700萬的城市。

  繁華的城市 扎根的家園

  從半夜開始一天的工作,徐乃紅在南京這樣忙碌了30年。當年經常來買西紅柿的東南大學的學生,早已成為東南大學的教授,顧客的下一代又成了他的顧客。蘭園菜場的200余位攤主,像徐乃紅這樣的外來人占九成多。南京城區三四百家菜場,數十萬從業者,絕大多數都是外來人。

  江寧開發區通淮街有家亞超針織服裝店,店主劉勇明是鹽城射陽人,在省內幾座城市兜兜轉轉五六年,13年前他決定就在南京扎根。“2006年,我到南京,上了10路車,車上的人聊天,我居然能聽懂。”劉勇明說在不同城市生活過,能真切體會到南京的包容,從城市方言到居民性格到政府政策,這座城市不會“故意”對外鄉人區別對待。2018年,劉勇明通過積分落戶把戶口遷入南京,成為700多萬南京戶籍人口中的一員。

  到2020年解決1億左右有能力在城鎮穩定就業和生活的農業轉移人口舉家進城落戶,是推進新型城鎮化建設的首要任務,是擴大內需、改善民生的重要舉措。

  2014年以來,國家持續發文推動,7月18日召開的全國戶籍制度改革推進電視電話會議提出,推進戶籍制度改革要堅持目標導向、問題導向,確保完成1億非戶籍人口在城市落戶目標。

  推動農業轉移人口落戶城鎮,東部沿海地區城市,尤其是經濟發達、人口集聚能力強的超大城市、特大城市,必須挑重擔。南京是經濟大省江蘇的省會、長三角地區唯一的特大城市,根據規劃,到2035年,常住人口將達1300萬。到2018年底,南京常住人口達843萬,城鎮化率為82.5%。要實現城鎮化近期、遠期目標,南京亟需破解“人從哪里來”的問題。統計顯示,2016年至2018年,南京戶籍人口自然增長從4.3萬人降至3.7萬人,人口出生數從8萬人降至7.9萬人,隨著兩孩政策效應減弱,短期內戶籍人口自然增長難以扭轉下滑勢頭。

  城鎮人口增長,將更多依賴于外來人口遷入。2010年至2015年,南京戶籍人口6年增長20.9萬,而2016年以來3年半時間,戶籍人口增長41萬。這3年,南京城鎮戶籍人口增加量占全省增量的六成,這既得益于南京推進戶籍改革,更得益于南京經濟加快發展,對外來人口的集聚力不斷提升。

  南京于2016年底推出積分落戶政策,實施兩年后,經評估政策實施效果及存在問題,在今年初調整政策。此次政策調整力度大,更能體現國家要求。

  比如,將連續繳納社保滿兩年改為累計社保滿兩年,不再要求“有合法穩定住所”,持有“江蘇省居住證”即視為“擁有合法穩定住所”;調整計分方法,按社保繳納年限、居住年限梯度賦分,繳納社保、居住年限越長,單位時間分值越高,取消這兩項指標的最高分限制;取消落戶指標限制,簡化落戶流程,滿100分即可辦理落戶手續;優化服務,變一年兩次集中受理申請為全年受理申請。

  17年前,安徽淮南鄉村的李梅初中畢業后就到南京闖蕩,一直從事房產中介生意。今年4月,李梅申請積分落戶獲得通過。“我孩子4歲了,我落了戶,孩子就能在南京上小學。以后,我們全家完完整整都是南京人!”她的話語中浸滿興奮。

  城市的胸襟 普通人的通道

  大國有大城,大城顯氣度。

  南京積分落戶新政落地4個月,申請落戶人數大幅增長,且申請者結構發生很大變化。與前兩年申請者相比,上半年這4399名申請者在寧登記居住5年以上占比減少18.3個百分點,而2年以下占比逾半,增加41.3個百分點;有納稅貢獻的71人,不足前兩年的1/20;租房者占比增加近7個百分點;參保10年以上占比逾四成,增加24.1個百分點;年齡25-35歲的占比逾半,增加7.1個百分點;原戶籍地為省內其他城市的2012人,戶籍地為省外的2379人,省外申請者首次超過省內。

  積分落戶政策的目標人群是有能力在城市生存的農業轉移人口,而非投資者和人才。數字的變化,凸顯政策設計更為精準:省外申請者多了,說明南京的城市吸引力更強了;參保年限長的多了、年輕人多了,說明在城市長期穩定就業、生活的第一代農民工,以及年輕的第二代農民工,都有落戶城市、融入城市的強烈訴求;納稅的老板少了,名下有房的少了,說明積分落戶成為普通勞動者落戶城市的通道。政策調整前,南京每年設定4500個落戶指標,但兩年都沒用完一年的指標,不是說沒多少人愿意落戶南京,而是政策門檻過高,抑制了潛在落戶群體的落戶意愿。

  沒有房產,只有小學學歷,從蘇北興化來到南京,擺過小攤多年,現在在物業公司干保潔的鮑發珍,沒想到自己50歲時能拿到南京戶口。鮑發珍繳了7年多社保,按南京積分落戶新規,光憑社保這項,她就拿到130分,而總分達到100分即可落戶。“我再繳7年社保,就能領退休金,在南京養老!” 鮑發珍告訴記者,自己的兒子在南京長大,已經工作了,“他一定能在南京買上房,過上比我更好的生活。”

  城市發展的韌性就在普通人改變命運的奮斗中。上海交通大學教授陸銘提出,一座城市高低技能的勞動力比例大致是1:1,城市要響應各類人群需要,更主動地實現包容性發展。

  長期以來,城市戶籍政策對大多數普通人來說,更像是一堵穿不過的厚墻,而非可以努力推開的大門。隨著戶籍人口增幅下降,城市人口老齡化程度加深,人口活力面臨降低的趨勢。2016年至2018年,南京60歲及以上人口占比增加0.6個百分點,達到21.9%;18-34歲人口占比下降1.4個百分點。南京近年遷入人口中,18-59歲就業年齡段占85%。

  一座城市的發展,既需要普通勞動者,也需要各類人才。為吸引創新創業人才,2018年南京推出人才新政,當年落戶各類人才近5.4萬,占遷入人口的30.5%。今年南京延續人才新政,只要拿到研究生以上學歷,或取得本科學歷且年齡不超過49周歲,或取得中級以上專業技術資格、三級以上國家職業資格(技能類),都可落戶南京。截至7月18日,南京受理人才落戶10.7萬人,落戶9.9萬人。已落戶人才中,30歲以下的近六成,31-40歲的占三成,來自省外的占46.8%,這顯示南京人才政策對市外、省外年輕人吸引力很強。

  人才新政、積分落戶互為補充,全方位吸引人才精英、普通勞動者落戶。人才落戶已占南京遷入戶口的四成以上。今年隨著積分落戶門檻的降低,預計將有更多普通勞動者落戶南京。依托積分落戶、人才落戶通道,外來人口源源不斷落戶南京,成為南京戶籍人口增長的主動力。

  產業的活力 城市的生命力

  城市的競爭,從某種意義上說,就是對外來人口的競爭。南京戶籍人口的增長,背后是這座城市經濟活力的不斷增強。

  7月19日,南京市委、市政府召開新聞發布會,發布經濟半年報。今年上半年,南京實現地區生產總值6742.59億元,同比增長8.1%,增幅居全省第一。這是南京連續9個季度經濟增幅不低于8%。值得注意的是,南京高新技術產業產值同比增長15.1%,工業投資同比增長10.2%。經濟增長強勁,創造出更多就業崗位,對外來人口的吸附力也隨之增強。上半年,南京城鎮新增就業人數17.37萬人,新增就業參保人數增長14.6%,大學生就業數19.11萬,同比增長15%。

  今年上半年,南京積分落戶得分最高的申請者是來自湖南茶陵的徐建平,他的積分達到748分。

  2004年,徐建平從深圳一家外企應聘來到南京做工廠管理,企業就在江寧開發區將軍大道旁。他記得,當時工廠四周荒涼,只有一所高校和幾座工廠。在南京奮斗10年后,2014年徐建平在南京買了房,但他并不想遷戶口,他想換個城市扎根,中部的大城市、南方的深圳離家近,發展也快。這幾年,南京發展步伐加快,讓徐建平下定決心留下來。“南京經濟發展勢頭很猛,將軍大道兩側的企業都擠不下了。現在,南京城市管理、教育配套跟上了,在這兒生活很舒心。”徐建平說,他不僅自己一家人留在南京,還動員親友也到南京來發展。

  放低門檻接納普通勞動者,并沒有影響南京產業升級、經濟爬坡。近年來,南京傾力打造具有全球影響力的創新名城,新型研發機構累計簽約總數達239家,它們集聚科研人員5000多名,累計孵化企業1400多家。南京明確提出,建設新能源汽車、集成電路、人工智能產業地標,這三大產業都要躋身全國前三。南京江北新區出臺人才政策,對集成電路從業人員個稅獎補九成。目前,南京涉及軟件業的從業者已近80萬人。建設創新名城、打造地標產業,將為南京集聚越來越多的知識青年。

  記者注意到,南京積分落戶、人才落戶申請者中,不少來自南京都市圈。他們的老家,離南京就是三四小時車程范圍。“人”的流動,凸顯南京在城市群的輻射力、影響力顯著提升。

  在南京軟件谷翼輝軟件工作的閆佳偉,這一年多參加過6次搖號買房。“只要房價不大幅上漲,孩子有書讀,未來就沒什么好擔憂的!” 在南京軟件谷人才公寓,他和妻子租住兩室一廳的套房,每月房租1890元,政府按每名大學生每月補貼600元。“租房能長期穩定,孩子能有學上,我們就心安了。”閆佳偉道出很多在南京打拼的年輕人的心聲。

  近3年,南京大江北地區每年增加20萬人口,其中多數是年輕人。江北新區將投入66.8億元,新改擴建學校47所,增加學位4.5萬個。南京規劃到明年新建小學、初中104所,建成開辦64所,解決學位10萬個。

  一家軟件企業好不容易聘到一名架構師,雨天騎共享單車摔倒了,一下子把對城市道路設計不人性的不滿全“摔”出來,回到單位堅決要辭職。

  這就是新一代年輕人的“任性”。如果對他們的“任性”不屑一顧,城市將會失去一批批充滿個性、潛力無限的年輕人。

  經營一家模具企業的梅濤來自安徽鳳陽,他說自己在南京辦廠10年,沒遇到來自政府部門的“麻煩”。德國的博世、法國的佛吉亞,這些跨國企業都是他的客戶。“跟這些大企業打交道,我懂得規范是企業生存之道。”他認為,城市要有吸引力,同樣要守規矩。無論是企業經營,還是員工發展,都要規則清清楚楚,憑真本事而非拼人脈、找關系,有這樣的公平公正,城市何愁不蒸蒸日上。

  在南京打拼30年的攤主徐乃紅,多次錯失在南京買房的機會,但依然對這座城市充滿感情,“不是到南京,我哪養得起三個孩子讀書,哪能存一筆錢回家養老?”

  不管有沒有南京戶口,有沒有南京房產,徐乃紅始終慶幸30年前他做出正確的選擇:揮別鄉土,走向大城市。

  來源:新華日報

責任編輯:吳金明

更多文章

相關文章

?

Copyright by 2002-2019 遼電情報網 版權所有

加拿大快乐8什么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