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字號: 默認 大號 超大號

段落設置: 段首縮進 取消段首縮進

字體設置: 切換到微軟雅黑 切換到宋體

職業年金4年破6100億 企業年金14年覆蓋率不到10%

2019年08月19日 02:01 出處:未知 人氣: 評論()
{start}513125{end}

  職業年金4年突破6100億,運行了14年的企業年金該怎么追?

  職業年金的“鲇魚效應”或進一步攪動養老金市場,倒逼企業年金制度的優化與完善,進一步擴大第二支柱覆蓋面。

  建立不到5年、市場化投資5個月、覆蓋率82%,截至5月底,職業年金結余規模已近6100億元。

  在近日舉行的中國養老金融50人論壇2019上海峰會上,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原副部長、中國社會保險學會會長胡曉義表示,職業年金市場非常龐大,并且處于快速增長中,預計今年底會超過城鄉居民養老保險基金7100億元的累計結余規模。

  職業年金的市場化運營已駛上了快車道,全國33個職業年金項目中,除了已經啟動基金市場化的5個省份之外,上海等省份也計劃在今年下半年啟動基金市場化運營。

  與職業年金相比,同樣作為養老金第二支柱的企業年金顯得“相形見絀”。長江養老保險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蘇罡表示,期待職業年金的“鲇魚效應”進一步攪動養老金市場,倒逼企業年金制度的優化與完善,進一步擴大第二支柱覆蓋面。

  職業年金規模快速增長

  職業年金是指機關事業單位及其工作人員在參加機關事業單位基本養老保險的基礎上,建立的補充養老保險制度。

  2015年初發布的《國務院關于機關事業單位工作人員養老保險制度改革的決定》提出,機關事業單位職業年金與基本養老保險制度同步建立,在優化養老待遇結構的同時保持待遇水平不降低。

  胡曉義表示,目前參加基本養老保險的機關事業單位工作人員達3612萬人,截至5月底,加入職業年金的職工人數為2970萬人,覆蓋達到82%,其中實際繳費人數占比96.5%。

  從支付來看,職業年金90%都是分期支付,只有很少人是一次性領取,領取的金額去年人均每月9元,增長到今年人均每月123元,補充性作用確實有一個很大的發揮空間。

  再從累計結余來看,去年年底職業年金總結余只有4900億元,今年5月底已經達到近6100億元。胡曉義表示,我國雖然是2015年初下發了建立職業年金的文件,但實際上是2016年9月份發布《職業年金基金管理暫行辦法》以后才開始籌集資金,只用了兩年多的時間就已經籌集到了人均2萬元的水平,這也說明了職業年金進行市場化投資是非常必要和迫切的。

  蘇罡表示,職業年金制度的建立,不僅使得養老金第二支柱單位養老金的覆蓋人群增加了約4000萬機關事業單位工作人員,而且每年帶來的約1000億~1500億元的固定繳費,極大地充實了第二支柱的儲備。

  我國職業年金市場化運營啟動的標志,是今年2月27日中央國家機關及所屬事業單位(壹號)職業年金計劃第一筆繳費劃入壹號計劃受托財產賬戶。2月28日,該筆資金已通過購買養老金產品的方式入市。該賬戶由養老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國壽養老)擔任受托人,投資方向為年金管理機構的養老金產品。

  此后,職業年金基金市場化運營駛入了快車道。截至目前,包括中央國家機關事業單位、31個省區市以及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在內的全國33個職業年金項目中,已有25個完成了受托人招標。其中,中央國家機關事業單位、山東、湖北、北京、新疆、湖南等地職業年金計劃已相繼投資運營。下一步,其他省份的職業年金資金也將陸續投入運營。

  上海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副局長費予清在上述峰會上表示,上海目前啟動了職業年金管理合同簽署工作,預計今年三季度內上海職業年金將正式實施市場化投資運營。

  職業年金空賬“待補”

  規模快速擴大的同時,職業年金在運營中的問題也開始顯現。

  胡曉義表示,在職業年金政策制定到落實的過程中,一些矛盾已經開始顯現,如空賬與實賬并存、機關事業單位編外人員的制度安排、考核長期化等問題,都需要在下一步的實踐中摸索解決之道。

  和基本養老保險個人賬戶一樣,職業年金也面臨著“空賬”的問題。按照制度規定,職業年金所需費用由單位和工作人員個人共同承擔。單位繳納職業年金費用的比例為本單位工資總額的8%,個人繳費比例為本人繳費工資的4%,由單位代扣。

  在實際執行過程中,單位繳納部分分為空賬和實賬兩種情況:地方財政按照比例為員工實際繳納真金白銀,即實賬;單位繳納部分只記賬,財政待職工退休之際再一次性補齊,即空賬。

  胡曉義表示,職業年金的制度設計是單位供款占67%,個人供款占33%,但實際的供款結構是個人54%,單位只占46%,原因就在于其中有一部分是空賬。如果全部實賬,今年頭五個月實際單位供款就不會只有507億元,而會超1200億元。

  第一財經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部分省份單位采取空賬主要有兩個原因,一是有些地方財力不足,全國范圍內統一做成實賬確實有困難,二是財政部門擔憂財政資金的使用效率。以前現收現付的養老金制度不存在資金的效率損失,但現在資金轉移到職業年金賬戶,如果只是躺在銀行賬戶里,那么這一長期資金的使用效率會比較低。

  胡曉義表示,職業年金繼續維持空賬或讓空賬做大的矛盾已經顯而易見了,應該盡可能創造條件彌補和縮小空賬。讓一部分地區先補起來、先實起來,省級層面盡可能做實,給地市做出表率。

  在具體的“補法”上,應該由現在的“出口補”(退休時補齊)變為出口、入口“兩頭補”,即對新入職的機關事業單位工作人員先補起來,有條件再往前,把2014年新制度建立以來的空賬都做實,再有條件再往2013年、2012年延伸。

  倒逼企業年金擴大覆蓋面

  建立職業年金是我國多層次養老保險制度建設中的一項重要改革。目前,我國已建立比較健全的基本養老保險制度,但不同支柱之間發展失衡。第一支柱“一支獨大”,第二支柱是“一塊短板”,而作為第三支柱的個人養老金制度則還是“一棵幼苗”。

  在職業年金制度建立之前,我國的養老金第二支柱只有企業年金。在過去14年間,企業年金只覆蓋了不到10%的企業參保職工,約2000多萬參保職工,而且主要集中于大型和壟斷性國企。

  人社部的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末,全國累積的企業年金規模為1.48萬億元,覆蓋人數2388萬,企業戶數超過8.7萬;自2007年以來,年平均收益率達到6.97%。

  近年來,企業年金增長乏力,參保人數停滯不前。2015年,企業年金的參與率出現了急劇下降的局面,職工參保人數的增長率從兩位數下降到1.00%,2016年更是下滑到0.37%。從具體參保人數上來看,2016年為2325萬人、2017年為2331萬人、2018年為2388萬人,每年的增加量只有幾十萬人。

  對比來看,職業年金剛剛建立不到5年,已經覆蓋了82%的機關事業單位人員。這種差距的原因在于,企業年金是自愿建立,而職業年金是強制建立的。在養老金并軌之初,政策要求必須為所有的機關事業單位參保人員同步建立職業年金制度。

  企業年金的覆蓋范圍已經日漸固化,也意味著它越來越難以勝任多層次養老保障體系的重任。企業年金覆蓋面過低也使得并軌改革“含金量”不足,絕大多數企業職工由于缺少年金作為基本養老金的補充,與擁有職業年金的機關事業人員相比,養老待遇的差距仍然會較為明顯。

  蘇罡期望,職業年金的“鲇魚效應”進一步攪動養老金市場,倒逼企業年金制度的優化與完善,也進一步滿足機關事業單位編外人員的補充養老金需求,進一步擴大第二支柱覆蓋面。

  針對企業年金和職業年金“一個自愿、一個強制”所帶來的對企業職工的不公平,胡曉義去年就曾公開建議,將現行的企業年金和職業年金合并成為統一的職業性養老金制度并強制實施,建立所有單位就業者的職業性養老金制度,以減少社會摩擦。

責任編輯:覃肄靈

更多文章

相關文章

?

Copyright by 2002-2019 遼電情報網 版權所有

加拿大快乐8什么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