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字號: 默認 大號 超大號

段落設置: 段首縮進 取消段首縮進

字體設置: 切換到微軟雅黑 切換到宋體

巨星隕落:他是倡導恢復高考第一人 曾面諫鄧小平

2019年08月25日 16:55 出處:未知 人氣: 評論()
{start}544054{end}

  原標題:痛惜!又一巨星隕落!他是倡導恢復高考第一人,曾面諫小平同志

  來源:荊楚網公眾號

  8月1日清晨5點08分,,享年95歲。

  查全性1925年生于江蘇南京,1950年畢業于武漢大學化學系,其編著的《電極過程動力學導論》是我國電化學界影響最廣泛的學術著作和研究生教材之一。

  作為院士,查全性學術成果自是豐碩,然而真正使他名揚天下的,卻是一個倡議。

  座談會上坦誠直言

  改革招生“語驚四座”

  1977年7月,鄧小平第三次復出,就任中共中央副主席、國務院第一副總理等職。7月19日,鄧小平指示教育部準備召開一次科學和教育工作座談會,他對教育部負責人說,到全國各高校和科研院所找一些敢說真話有見解的,不打棍子,不戴帽子,不是行政人員,在自然科學領域有才華的教學人員來京參加座談會。同時,他還特別強調這些參會人員必須與“四人幫”沒有任何牽連。

  查全性指著照片說:“這是我們當年和小平同志的合影。”

  1977年8月,人民大會堂江西廳。鄧小平召開科教座談會,查全性應邀出席。當時他還只是一名副教授。

  與會的都是非常有名的科學家,一個副教授怎么會有資格參加呢?查全性說:“教育部長劉西堯和部辦公廳負責人劉道玉跟我是校友,知道我敢講真話,有意這么安排的,劉道玉還專門到機場接了我。”

  當時打倒“四人幫”已經有大半年了,每個人都能感覺到局面正醞釀著大的變革,但是到底怎么變大家心里還沒有底。所以在座談會上,專家們謹小慎微,盡說些小問題,而且還都是純粹的專業話題。

  但是小平同志的言行改變了與會者的想法,他出人意料地每會必到,安靜地聽,仔細地想,既不引導大家往哪方面談,也不對別人的發言表態。

  8月8日,會議進行到第三天。一向敢說話的查全性開始“放炮”。他說,大學的學生來源參差不齊,沒法上課,就像工廠進的原材料沒通過檢驗不能生產合格的產品一樣,必須廢除群眾推薦、領導批準那一套,馬上恢復高考招生,憑真才實學上大學。

  查全性一言既出,舉座驚訝。因為就在這次座談會召開前夕,當年的全國高等學校招生會已經開過,招生辦法依然沿用“自愿報名,群眾推薦,領導批準,學校復審”十六字方針。有關招生的文件也在座談會開始的當天送到鄧小平手中。也就是說,1977年按照十六字方針老辦法招生幾乎已成定局。

  沒想到,鄧小平聽完后,向查全性點點頭,然后環視四座問:“大家對這件事還有什么意見?”吳文俊、王大珩等著名科學家都點頭表示贊同查全性的意見。查全性的發言得到了大家的響應,人們開始七嘴八舌地補充著他的發言,心情也越來越激動。

  小平當場拍板恢復高考

  很多學者激動得熱淚盈眶

  隨后,鄧小平問了一下當時的教育部長劉西堯,今年的高考招生改革恐怕已經來不及了吧?查全性趕緊插話說,還來得及,今年的招生寧可晚兩個月,要不然又會誤招20多萬不合格的學生,浪費可就大了。

  鄧小平又問劉西堯,還來不來得及?劉西堯說,還來得及。鄧小平略一沉吟,一錘定音:“既然大家要求,那就改過來,今年就恢復高考!”其實,在召開這次座談會前,恢復高考就是鄧小平醞釀多年的一個撥亂反正的重大舉措。他最初的想法是1977年用一年的時間做準備,1978年正式恢復高考。這次座談會老教授的肺腑之言感染了鄧小平,推動了高考政策的提前推出。

  消息傳得很快。第二天,新華社駐會記者找到查全性采訪,記者開玩笑說:“查老師,知不知道你昨天扔了個重磅炸彈?”

  扔這個“炸彈”之前,查全性也不是完全沒有顧慮。因為,廢棄高考,實行生產隊、大隊、公社三級推薦上大學,原先都是毛主席決定的,而當時“兩個凡是”的旗幟還在高高飄揚,說這種話無疑是“冒天下之大不韙”。但他最后還是決定將真實意見說出來。

  “如果說了,興許會起一定作用,冒一些風險還是值得的;如果不說,錯過這種機會太可惜了。小平同志當場拍板說,今年就恢復高考。這句話我記得非常清楚。從這件事情也可以看到小平同志倒也不是預先帶了一個框框要在這個會議上恢復高考,他的確是聽了大家的意見以后,然后根據當時的實際情況當場所做出的一個決定,而且是一個影響非常重大的歷史性決定,就是當年恢復高考。”查全性說:“實事求是地說,我談出來的意見一點也不新奇,可以說絕大多數的老師,心里話都是一致的。我在那個會議頭兩天討論之后,就有個感覺,在這個會議上談出來的有可能解決問題,盡管不是絕對的把握,但還是隱隱約約覺得有一線希望。”

  小平同志當場拍板“恢復高考”的這個決定得到了全場熱烈鼓掌,很多學者激動得熱淚盈眶。不出兩天,全北京城就知道了這個消息。8月13日,根據鄧小平的指示,教育部又召開了第二次招生會議。一年內召開兩次高校招生會議,這是歷史上從未有過的。

  當我們翻閱到1977年8月7日,中國科學院、教育部匯編的第9期《科教工作座談會簡報》的那卷檔案,共4頁,紙張已發黃,約1200字,上面記載查全性當時向小平同志的大膽諫言,成了改變中國上千萬高考學子和知青命運的歷史性諫言。

  《毛選》五卷用紙印考卷

  高考春風吹滿神州

  1977年,關閉了11年的泱泱大國的高考考場終于再次敞開了大門,一個可以通過公平考試競爭改變自己命運的時代又回到了億萬民眾的中間。

  這年冬天,舉行了至今惟一一次的全國冬季高考,570萬學子踴躍報名應試,加上1978年夏季的考生,兩季考生達到了1160萬人。這些考生從山村、漁鄉、牧場、工廠、礦山、營房、課堂奔向考場。多少人的命運由此改變,中國的教育事業終于迎來期待已久的春天。查全性的呼聲有了春風化雨般的神奇回應!

  查全性曾深有感概地說:“我那次即席發言,沒想到會改變幾代中國青年的命運,真要感謝小平同志當年勇于振興教育,誠懇納諫恢復高考的改革魄力啊!”

  IDG資本熊曉鴿登門拜訪查全性

  當場落淚

  IDG資本熊曉鴿是恢復高考后的第一屆大學生,他所在的1977級大學生也是唯一一屆在冬季入學的大學生。

  2017年是恢復高考40周年,熊曉鴿治下的IDG資本還曾在武漢大學設立了“査全性教授1977獎教金”。

  2018年熊曉鴿,再次見到93歲的查全性,心情激動到無以復加,甚至還留下了眼淚。熊曉鴿說曾經在10多年前在上海見到過查全性一次,不過當時查全性在臺上,而熊曉鴿在臺下,當時熊曉鴿還在臺下給查全性鞠了一躬,如今見面,熊曉鴿又鄭重的向老人鞠了一躬,他說我們一代人都感謝你。

  說到動情之處,熊曉鴿淚流滿面。

熊曉鴿跟老爺子合影,激動流淚。

  當記者問他為什么會如此激動的時候,熊曉鴿回答說:你們沒有當過工人吧!

  原來熊曉鴿在考上大學之前,曾經在湘潭鋼鐵廠軋鋼分廠當過4年的電工,他深知求學的不易,所以才十分感激査全性老人,也慶幸高考的恢復。

  八十高齡還指導博士生

  1980年,查全性被評為中科院院士。“當時不像現在這樣隆重,我事先一點都不知道,連申請表都沒填過,是數學系的李國平教授從北京開會回來告訴我的,他說祝賀你當了院士,整個感覺跟參加一個學會差不多。”

  查全性研究的領域是電化學,通俗地說就是利用化學反應來發電,或者用電來實現化學反應,具體地說就是研究電池。八十高齡的時候,他仍然活躍在教學科研一線,經常幫別的導師指點指點博士生。業余時間就上網,瀏覽時政、科技動態,過得充實愉快。

  談到研究水平,查老曾說:“我們的論文經常發在世界一流的專業期刊上,理論水平是世界一流。至于實際應用嘛,各有各的目標,有的做民用,有的做軍品,各有千秋吧。”

  查老,一路走好!

責任編輯:張玉

更多文章

相關文章

?

Copyright by 2002-2019 遼電情報網 版權所有

加拿大快乐8什么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