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字號: 默認 大號 超大號

段落設置: 段首縮進 取消段首縮進

字體設置: 切換到微軟雅黑 切換到宋體

青海、甘南自駕之旅D7-1張掖大佛寺和濕地公園

2019年08月19日 01:41 出處:未知 人氣: 評論()
{start}569082{end}

【原創】文/攝影:孫成崗

張掖是一座頗有歷史的城市,西漢時期,隨著國力的增強,漢武帝決定不再對匈奴忍氣吞聲,在河西走廊建立了包括張掖在內的“河西四郡”,以抗衡匈奴。所謂張掖就是“張國臂掖,以通西域”之意。到了西魏時期,因城內泉水眾多且甘甜清冽,故于公元554年改為甘州。甘肅省的“甘”字便由此而來。

這里是西夏的發跡之所,大佛寺就是西夏永安元年(1098年)建立的,號稱“西夏國寺”,是國內僅存的西夏宗教殿堂。建寺之初叫做迦葉[jiā shè]如來寺,后來數度更名,康熙年間,被賜名為宏仁寺。因寺內有一尊巨大的臥佛,所以又名大佛寺或睡佛寺。

大佛寺在歷史上與西夏王室關系密切。據記載西夏太后篤信佛教,經常到大佛寺居住,并在此設道場,做法事。民間傳說元朝與大佛寺也淵源頗深,元世祖忽必烈和元順帝就是在此降生。忽必烈的生母別吉太后死后,也曾在大佛寺短暫停柩待葬。當然,這些只是民間傳聞,正史并無記載。

大佛寺有“塞上名剎[chà],佛國勝境”的美稱。歷史上曾經規模宏大,隨著時光流水的沖刷,許多殿堂早已不見,現在只有大佛殿、藏經閣、土塔等建筑在中軸線上一字兒排開,默默地訴說著輝煌的過往。

寺院坐東朝西,大門西側有一牌坊,正中間的楣額上書有“塞上禪林”,兩側有對聯一幅,“張萬里絲路大道有成開盛世,護千年寶剎佛法無邊度慈航”,雖然是新建的,但也不失大氣。

在山門左側的墻上,一個郵政信箱端端正正地掛著,這在內地已經少見,在此忽然看到,心中居然感到一絲溫馨。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之前,沒有手機,親朋好友之間聯系惟有靠鴻雁傳書。人們把寫好的信裝入信封,仔細封好,貼上郵票,然后投入這個名叫信筒子的郵箱,每天都會有郵差騎著專用的綠色自行車,定時開箱把信取走,然后轉送遠方。不知道這個郵箱是否還有人來定期開啟?

進入山門,穿過牌樓,就是大佛殿。殿前有一只大型香爐,裊裊升起的香煙,似乎是信徒們對佛祖的無聲傾訴。這是一座重檐歇山頂的兩層建筑,古色古香,正門木制古匾上書有“無上正覺”四個大字,意思是開啟靈覺,隨性而動,弄懂宇宙人生本相,達到通達圓滿境界。

殿內有一釋迦牟尼巨大涅槃臥像,長達34.5米,僅耳朵就有4米長,能容下8人同坐。這是國內最大的室內臥佛。臥佛為木胎泥塑,是西夏的遺物,歷經千年,傳至今日,非常珍貴。殿內不準照相,所以無法提供照片。佛像形態逼真,似睡若醒,似醒若睡,似乎在向人們傳遞著某種神秘之理。正如佛殿門口對聯所說:“睡佛長睡睡千年長睡不醒,問者永問問百世永問難明”。確實如此,人世間一些道理只靠問是問不出來的,因為它用語言無法表達,只有獨立思考,依靠自身悟性方能悟透。

藏經閣是單檐歇山頂建筑,這里之所以名貴,是因為這里藏有明英宗頒賜的6000多卷佛經,經文保存完好,其中部分經文用金粉或銀粉書寫,尤為珍貴。

寺后有一座30多米高的土塔,原名彌陀千佛塔,是磚土混筑的密宗覆缽式佛塔,一、二級的臺座四角還各有一座小塔,莊嚴中不乏活潑,非常別致。

與寺廟后院緊鄰的是清代修建的山西會館。張掖是古絲路上的重鎮,自古晉商云集。為了不被外人欺侮,財大氣粗的晉商們把關帝廟買下,改建為山西會館,抱團取暖。現在山門、戲臺等建筑依舊保存完好,雖然木雕彩繪等已經斑駁陸離,但從建筑的奇特造型中依然可以窺見當年的精美豪華、莊嚴凝重。

***********

張掖有兩個國家級公園,一個是國家地質公園,即通常人們所說的“張掖丹霞”,另一個是國家濕地公園。張掖是一座坐落在濕地上的城市,有“塞上江南”之稱,一些南方常見的植物,比如蘆葦、菖蒲、荻、水芹、水蔥、水莎草等,在這里都能覓其蹤影。民諺俗語說張掖“四面蘆葦三面水”、“水六廟三一居處”,足見這座城市與大漠其它城市的不同。因此,出了大佛寺,便立即驅車前往濕地公園。

濕地公園位于城郊之北,離城區不到10公里,據說面積大達6.2萬畝。在我的想象中,這里應當是一個草肥水美、百鳥翔集的世外桃源,心中不免充滿期待。

公園無需門票,停車場已經修好。進園之后,不能開車,所以只好租了一輛雙人自行車。車主告訴我們,出停車場右拐,順路而行,就能看到荷塘,那里風景極好。本以為要騎很長時間,不料沒到10分鐘,就到了目的地。那里確有一個荷塘,只是面積不大。荷塘中有一條木棧道,供游人入池賞荷。遠處水面幾只水鳥在游弋覓食,時而低頭入水,時而抬頭咀食。幾座小橋,架于水上,醞釀著流水人家的詩意。這是一個周末休閑的極好去處,在西北也許十分難得,但對于我這樣一個生于蘇北水鄉之人來說,這樣的風景過于普通。池塘邊上,幾輛大型工程機械發出隆隆轟鳴,揚起的塵土不時飄到身邊,原來這里還在建設中。

據說這里是張掖北郊地下水的溢出地帶,與城區毗鄰,是國內離城市最近的濕地公園。我想它的存在意義不在于旅游,而在于對張掖這個大漠城市的生態價值。

帶著一些遺憾,回到市內,進了一家飯店,店主告訴我們“炒炮”是張掖特色小吃。我見旁邊食客吃得津津有味,跟他商量能否分我一點嘗嘗味道。他懷著對本地小吃的摯愛,連說可以,熱情往我小碟中夾了些許。我嘗了一下,原來就是面條,只是特別地硬,我原本不喜歡面食,于是作罷,還是點了川菜,吃了一頓飽飯。出門在外,有時為了趕路,飯菜能簡便簡,有時僅以干糧充之,只有進入城區,方才打得上牙祭。

午飯后前往扁都口,據說那里的油菜花正在盛開。途中我看到了不少賣芒果的。芒果個頭不小,清一色的金黃。我想大概是由海南運來,在停車買瓜時順便問了一下,不曾想,它們都是本地產的。以前我只知道西北瓜果好吃,但這里盛產芒果,卻是頭一次聽說。【待續】

【原創】文/攝影:孫成崗

【相關閱讀】

責任編輯:

更多文章

相關文章

?

Copyright by 2002-2019 遼電情報網 版權所有

加拿大快乐8什么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