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字號: 默認 大號 超大號

段落設置: 段首縮進 取消段首縮進

字體設置: 切換到微軟雅黑 切換到宋體

最關鍵美債收益率倒掛拉響警報!這都是美聯儲的錯?

2019年08月23日 12:57 出處:未知 人氣: 評論()
{start}660986{end}

  原標題:最關鍵美債收益率倒掛拉響警報!道指暴跌700點,這都是美聯儲的錯?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每經記者 蔡鼎????每經編輯 吳永久????

  美東時間本周三早間,10年期美債和2年期美債收益率出現自2007年10月以來的首次倒掛,這也被市場視為經濟衰退的可靠指標。同時,30年期美債收益率也跌至歷史低點的2.015%。此外,整個歐洲的收益率也普遍下跌,10年期德國國債收益率進一步跌至-0.65%的歷史低點。這表明隨著投資者涌入避險資產,人們對全球經濟的擔憂日益加劇。

  上述最關鍵美債收益率的倒掛,也引發了美股的拋售,截至北京時間周四凌晨1點,道指跌超700點。納指跌超3%,標普500跌2.7%。 周三歐股也集體收跌,歐洲STOXX 600指數初步收跌1.8%,至近6個月低點。德國DAX指數跌2.3%,至四個月低位。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美債收益率的倒掛一直是一個可靠的預判經濟衰退的指標,但并不總是發生在經濟的衰退之前,而且衰退發生前倒掛的持續時間也各不相同。根據瑞信的數據,自上世紀90年代以來,2年期和10年期美債收益率倒掛后到發生衰退,平均經歷了22個月。

圖片來源:CNBC圖片來源:CNBC

  CNBC報道中稱,參考過去經濟陷入衰退案例,美股在美債收益率出現倒掛后可能需要相當長的時間才能見頂。美銀美林的策略師也表示,“(在2y和10y美債收益率倒掛后)有時標普500指數可能需要1~2年時間才能見頂。”

  美銀美林的研究顯示,“在1956年以來的10次倒掛中,其中有6次標普500在倒掛3個月后就見頂,分別為1956年、1959年、1965年、1973年、1980年和2000年;其余的四次中,標普500用了11~22個月時間才見頂,分別為1967年、1978年、1989年和2005年。”

  除了2年期和10年期的美債收益率倒掛外,北京時間周三午后,2年期英國國債和10年期英國國債的收益率也出現了倒掛,但分析師認為,這反映出的是市場對英國脫歐的擔憂。就目前而言,美聯儲的貨幣政策也受到市場的密切關注,許多投資者擔心美聯儲可能會犯下政策方面的錯誤,即降息得太慢,不能及時對美國經濟增長的不確定性做出回應。

圖片來源:英為財情圖片來源:英為財情

  美聯儲主席鮑威爾之前表示,基于對全球增長乏力、貿易糾紛和疲軟通脹的擔憂,美聯儲將準備好根據需要進行降息。策略師們表示,市場目前顯然認為美聯儲正落后于全球央行的降息潮,因為自美聯儲本月初啟動降息周期以來,3個月和10年期美債的收益率一直呈倒掛狀態。該行還指出,上一次2年期和10年期美債收益率出現倒掛,即2007年10月,美聯儲的聯邦基金利率在5.25%的水平,遠高于目前的2.0%~2.25%。

  加入全球央行降息潮的,也遠非美聯儲一家,到目前為止,全球已經有超過20家央行正在降息或采取其他的寬松貨幣政策。全球的低利率環境,也催生了14萬億美元的負收益率債券,這也推動了美債收益率走低。

  那么,10年期和2年期收益率的倒掛意味著什么?為什么10年期和2年期美債收益率倒掛是可靠的衰退指標,而非10年期和3個月期美債收益率的倒掛?全球負收益率債券是否會成為常態?

  對此,花旗集團前全球外匯主管、深數宏觀(DeepMacro)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杰弗瑞·楊(Jeffray Young)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時表示,“3個月期的美債收益率僅僅是市場對未來三個月的預期,這僅僅包含了2~3次的美聯儲FOMC會議,但2年期的美債收益率則是長期的預期函數。由于美聯儲往往都落后于全球其他央行的貨幣政策,因此3個月期的美債收益率也被‘釘在’當前的水平上,這可能不會反映出市場對經濟疲軟和需要降息的看法。”

  “顯然美債收益率曲線的走勢受到了全球債券收益率走低的影響,目前大多數發達國家的國債收益率一直下降。這不是英國、德國、日本和美國等國家特有的問題,而是因為存在共同的全球驅動因素。此外,全球增長在2017年11月~2018年1月達到頂峰,全球的通脹也有一個滯后的峰值(2018年6月~2018年9月)。我們看到美國經濟增長和通脹也出現了同樣的放緩。但鮑威爾曾在2018年10月2日時表示,美聯儲離中性的利率還非常遠。這才是真正讓美股感到恐慌的原因,這也蔓延到了債市。”杰弗瑞·楊對記者補充到。

  “美聯儲并沒有意識到經濟的放緩,而是在一直加息收緊政策到2018年年底。因此,2年期和10年期美債收益率的倒掛,其實已經在市場上醞釀了很長的時間。”

  杰弗瑞·楊表示,由于全球目前已經有十多萬億的國債收益率是負值,因此從某種程度上來講,負收益率債券已經成為全球的常態;全球央行在理解通脹過程的變化方面一直很慢,他們只是不斷放松政策,其中包括量化寬松(以下簡稱QE)、負利率、前瞻性指導和其他“非常規”貨幣政策工具;即使美聯儲已經退出了寬松周期、日本央行降低了QE的規模、歐洲央行也采取了相應措施,但市場清楚地知道,如果增長和通脹下滑,央行仍將恢復QE。

  那么,究竟2年期和10年期美債收益率的倒掛,意味著什么?對此杰弗瑞·楊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指出,“單純從經濟的角度來看,這可能意味著全球處于一個低增長、低波動率的環境。但這并不一定是一個糟糕的環境,只要通脹處于低水平,央行就有能力應對經濟的疲軟。風險在于,低波動性的環境通常意味著更高的風險承擔。到目前為止,我們還沒有看到明顯的杠桿作用,因此發生金融危機的可能性很低。然而,我們應該謙遜地看待我們檢測系統中實際杠桿量的能力,以及市場和經濟的脆弱性。”

責任編輯:張寧

更多文章

相關文章

?

Copyright by 2002-2019 遼電情報網 版權所有

加拿大快乐8什么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