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罩供應的瓶頸: 工人未返工 運輸嚴重受限

2020-02-17 04:16   

“我們現在只接受預約的購買者,根據預約憑證來購買,每個人限購5只口罩,價格我們維持在0.56元一只。”在上海一家藥房內,第一財經記者看到人們正排隊按照預約憑證進行口罩的購買。

要說目前最熱銷的物品,當數口罩,其實在春節期間,部分口罩生產廠家也已提前恢復生產。第一財經記者多方調研了解到,春節假期后,復工第一周,經過調整,許多企業在逐步恢復生產。然而,隨之而來的困難也不少,比如人工和原料的不足,質量方面的良莠不齊,甚至還出現了高價倒賣口罩的“黃牛”等。

口罩加產,跨界加盟

最近,奧美醫療(002950.SZ)很忙,他們正在努力擴大口罩產品的生產。

第一財經記者從奧美醫療獲悉, 截至2月12日,該公司的整個N95口罩供應量在日均供應量已能夠達到16萬只以上,目前公司的N95供應量在湖北省是最大的。與此同時,公司的醫用外科口罩與一次性使用醫用口罩日均供應量也達到50萬只。

“從春節到現在,公司一天都沒有停產過,24小時運作,每天產能20萬只,我們計劃是到本月底,每天產能可達30萬至50萬只,我們還在努力協調中。”新綸科技(002341.SZ)方面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2月13日,在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發布會上,國家發展改革委產業發展司一級巡視員夏農介紹到,在各方面的共同努力下,2月2日以來,我國的口罩產量逐日提升。截至2月11日,全國口罩產能利用率已達94%。

除了原本的口罩生產企業在加班加點外,還有不少企業跨界而來,正轟轟烈烈準備投入口罩生產中。2月3日至2月15日,據第一財經記者不完全統計,春節以來,滬深兩市至少有10家上市公司跨界發布公告要投資布局口罩生產線。

2月11日,華仁藥業(300110.SZ)發布公告稱,全資子公司青島華仁醫療用品有限公司擬充分發揮自身優勢,在目前的凈化廠房中改建醫用口罩生產線,用于生產醫用防護口罩生產線(N95)、一次性使用醫用口罩等醫療防護用品,其中年產一次性使用醫用口罩4600萬只、醫用防護口罩(N95)2500萬只,項目總投資不超過1000萬元,資金來源為自籌資金。

無獨有偶,延安必康(002411.SZ)近日發布公告表示,該公司計劃通過租用公司控股股東新沂必康新醫藥產業綜合體投資有限公司全資子公司江蘇嘉萱智慧健康品有限公司在新沂市當地已建成的護理品生產車間內改造建成8條口罩生產線。本次投資口罩生產線改建項目人民幣3800萬元。該項目完全達產后,預計口罩年產量1.095億個。

第一財經記者了解到,甚至還有部分非醫藥類企業,由于其生產線上有大量工人,因此工作時需要大量口罩,而臨時采購會面臨缺貨問題,于是這類企業選擇改建生產線后,自己生產口罩以滿足自身需求。

也有部分企業跨界生產,主要是較看好口罩行業未來的發展潛力。

“受這次疫情影響,目前口罩等醫療防護用品的市場需求急劇增長,預計這次疫情過后,考慮到民眾對自身健康更加關注,市場上對口罩這類產品仍還有較大的需求。”華紡股份方面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2月10日,華紡股份已發布公告,按照濱州市政府關于做好當前疫情防控工作的部署要求,結合公司市場發展需求,為公司未來發展創造和提升條件,公司擬在華紡工業園區內建設無菌車間生產醫用口罩及防護服,生產車間面積1500平方米,自籌資金1000萬元用于投資建設,建設周期3個月。

原料、人工與物流問題

眾多企業加入生產口罩大軍內,某種程度上加劇了上游材料供應緊張局面。

醫用口罩的生產涉及原材料、設備、廠房、資金、人力、準入許可、生產周期七大要素。根據深圳市醫療器械行業協會給予第一財經記者的反饋,目前醫用口罩分為三種,分別是醫用防護口罩(執行標準GB 19083-2010《醫用防護口罩技術要求》)、醫用外科口罩 (執行標準YY 0469-2011《醫用外科口罩》)、一次性使用醫用口罩(執行標準YY/T 0969-2013《一次性使用醫用口罩》)。其中,醫用外科口罩一般是由無紡布、熔噴布、耳戴材料構成,主體由三層無紡布制成,采用SMS三明治結構,材料是紡粘無紡布+熔噴無紡布+紡粘無紡布,外層防飛沫,中層過濾,內層吸濕。熔噴層主要以聚丙烯為原材料制成的熔噴布為主,對防止細菌滲透起到至關重要作用。一噸聚丙烯可生產一次性醫用外科口罩90萬到100萬只,生產N95醫用防護口罩則大約20萬到25萬只。

據金聯創數據統計,2019年,國內聚丙烯產能2549萬噸,產量為2096.3萬噸。其中,高熔指纖維產量為88萬噸,占總量的4.2%,遠遠大于口罩產能所需量。自疫情暴發至現在共有26家企業排產纖維料,涉及產能在577萬噸。

金聯創數據統計,2月2日以來,我國口罩產量逐日提升。截至2月11日,全國口罩產能利用率已達94%,特別是一線防控急需的醫用N95口罩,產能利用率已達到128%,有8個省份達到或超過100%;醫用的非N95口罩的產能利用率達到了106%,有10個省份達到或超過了100%。

相比民用口罩使用的熔噴布過濾級別在60%左右,醫用的級別則要求到90%以上。因此,對醫用級別的熔噴布的生產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疫情出現,國內生產熔噴的企業并不多,這是突然爆發出來的一個產業,目前原材料難買,價格貴了五倍。另外,采購一套可以日產一萬多只口罩的生產設備,不包括滅菌之類的,原本是20多萬元,現在都要上漲至60萬元。”廣東東莞一位從事口罩生產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說。

“我們這邊的投資者熱線電話,接到關于聚丙烯的需求電話,就不下10個了。”寶豐能源(600989.SH)董秘辦工作人員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近日,寶豐能源正式啟動戰“疫”保障緊急轉產工作,生產可用于醫用無紡布制造的高熔指纖維聚丙烯S2040,可用于生產口罩、手術衣等高端醫用無紡布。

廣東佛山南海必得福無紡布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鄧偉雄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表示:“行業原料現在缺口較大的,應該是醫用外科口罩中作用為中層過濾的熔噴布及其原料。由于必得福具有完整的生產鏈,除了口罩最原始的塑料顆粒沒有,其他均可自給自足。目前口罩原料暫未出現缺口,公司無紡布年產能近10萬噸。公司除了給國內其他企業供應口罩原料,也提供防護服的原料。公司到月底計劃口罩日均產能可以超過100萬只。”

鄧偉雄透露,公司從年前恢復生產至今,仍是24小時加班加點生產。當前生產的口罩較去年同期相比數量翻了一倍多。不過大部分外地工人仍未返工,在崗人員僅有約400名,包括義工和管理人員。根據其官網,該公司擁有2000多位技術工人,專業生產醫衛無紡布和醫用手術衣、手術洞巾、滅菌包布、防護服、口罩等醫用耗材。

言外之意,員工缺口仍未補齊。鄧偉雄還表示,生產醫用外科口罩最大的門檻在于潔凈車間和各種認證審核。全自動的口罩機費用在50萬~60萬元/臺,但一個最基本的潔凈車間最少100萬元以上。

據了解,廣東是六大無紡布生產基地,必得福所在的南海區更是中國醫衛用非織造產品示范基地,因而在原料獲取上具有優勢。身處福建廈門的中科貝思達(廈門)環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則沒這么幸運了。

中科貝思達總經理陳澍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公司目前日均口罩生產在6萬~7萬只,當前原料缺口主要是在口罩生產的輔料上,即耳戴材料。之前這一原料來源主要是廣東。但現在廣東地方管制口罩原料外流,使得公司無法購買相關原料。

此外,物流也是一大問題。各地紛紛出現車輛限行通知,物流運輸嚴重受限,不僅成品難以快速運出,所需原材料供應同樣受限制。金聯創分析師指出,各地運力普遍表現不足,各省市紛紛出臺限行政策,汽運能力減弱,目前各企業輸送醫療物資主要采用鐵路運輸為主,以中石油為例,生產企業多集中在西北及東北區域,需要將資源調撥至華中一帶,雖然醫療通道開啟,但物流公司到崗司機仍不多,影響整體物流運輸速度。中石化方面也表示,疫情發生后,部分省際、市際交通要道設卡,嚴重制約產品運輸,化工產品存在“出不去、送不到”的情況。

“目前原材料緊張問題是存在的,一是供應緊張,二是受疫情影響,交通上也進行了一定的管制,這也多多少少影響到物流進展。政府也在幫我們協調,也給我們帶來了很大的幫助。”振德醫療(603301.SH)方面表示。

品質良莠不齊,嚴防倒賣

大量的加產和跨界口罩生產來襲,那么質量是否過關?這也引發一些擔憂。

“目前市面上的口罩產品,質量是良莠不齊。雖說使用同樣的原材料,但工藝和質量管控不一樣,生產出來的口罩是不一樣的。醫用口罩在滅菌上是有著嚴格要求的,小企業能否做到保證,目前有待商榷。這波口罩生產潮中,大中小企業都加進來,我個人認為,這次疫情過后,醫療機構在采購醫用口罩上,仍以大企業為主,小企業很難勝出,行業會出現產能過剩。”上述東莞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首先,對于一些大型集團企業,現在這個時點,如果為了滿足企業自身運營的需求,可能現在買一條口罩生產線比單純買口罩劃算。其次,醫用口罩的生產是一個涵蓋出片、包裝、滅菌等多個環節的過程。醫療器械公司有其質量標準體系,能生產口罩跟能生產合格的醫用口罩是兩個概念。一般供應給醫院的口罩等器械,都應滅菌,特別是現在這種醫護人員存在暴露風險,病人抵抗力差的情況,更應做好器械的滅菌工作。現在公司供應的一次性醫用口罩、醫用外科口罩、醫用防護N95口罩,由于是供應給抗疫前線使用的,都是在質控體系下生產并經過滅菌、使用滅菌保證包裝的。”奧美醫療相關負責人對第一財經記者說。

作為國內首個施行的防PM2.5口罩標準《PM2.5防護口罩》標準的主要起草人,《日常防護型口罩技術規范》國家標準起草專家,陳澍對一些盲目進入口罩行業的生產情況表露出明顯的擔憂。“希望最后的安全檢測都能夠跟上。” 陳澍表示,當前市場口罩需求量大,跨界生產能夠理解,但最重要的是產品必須達到安全標準。口罩本身是為了防護,如果達不到防護要求,反而危害安全。

深圳市醫療器械行業協會表示,醫用外科口罩屬醫療器械,對生產場地要求較高。一般生產廠房不能滿足潔凈要求;準入資質申請對跨行業人員來說也較為陌生。此外,設備、原材料價格大幅上漲;新進入企業缺少專業技術人員;原材料緊缺導致產品質量不穩定等等,都會是跨界入局者將面臨的挑戰。

“我們南通工廠是紡粘無紡布(運用在嬰兒紙尿褲中)的,公司原料運用在口罩上的資質還達不到。但最近頻頻接到口罩公司的詢問。”東麗高新聚化(南通)有限公司一位負責人告訴記者。

品質良莠不齊的同時還伴隨著倒賣現象的出現。“我的朋友圈里會出現販賣口罩的信息,價格很高,且出廠不明,也不知道是否衛生。我不敢買,但總有人會付款的,據說靠此類倒賣能賺上萬元。”白領小李反映。

第一財經記者注意到,近期各地已曝光了多起非法制造口罩案例。公開信息顯示,1月31日,北京市平谷區市場監督管理局對北京建元天地環保科技有限公司位于平谷區峪口鎮坨頭寺村一民宅的貨物存儲點進行檢查,當場查扣超過保質期的口罩62600枚。同時,執法人員繼續追查超過保質期口罩庫存線索,2月1日,在昌平區市場監管局的配合下,在昌平區當事人經營場所再次查扣超過保質期口罩106200枚。2月13日,北京市場監督管理局公布了一批違法銷售防疫用品的案件,其中一起當事人將原銷售價格每個26元的“立體明星口罩”,一度提價至85元對外銷售,提價后的售價達到原售價的3倍多。

業界呼吁,口罩的生產并非所有工廠都能轉型,還是要注意專業度,而高價倒賣及出售偽劣商品更是要嚴懲。

本文來源:第一財經 作者:林志吟 呂進玉 樂琰 胡婳溦 責任編輯:王一哲_NA7435

相關推薦

加拿大快乐8什么彩票